国家地理2019年度探险家:拯救泰国少年足球队的国际救援队

撰文:JOEL K. BOURNE, JR.
 
  去年夏天,一个少年足球队在泰国第四大洞穴系统中失踪数天后,全球各地的手机开始像蝙蝠侠的标记一样亮起来。其中一位是来自英国考文垂的退役消防员,另一位是130公里外布里斯托尔的信息技术顾问。还有一位是来自澳大利亚珀斯的退休兽医,一位来自阿德莱德的麻醉师。他们都是普通的中年专业人士,大多来自英国。这些人都有一个非常独特的技能组合——全世界最优秀的洞穴潜水员。
 
国家地理2019年度探险家:拯救泰国少年足球队的国际救援队
2018年,在营救失踪的泰国少年足球队及其教练的行动中,一组英国洞穴潜水员在泰国清莱附近的一座山上探索一个洞口,希望找到一条通往谭琅洞的新通道。
摄影:KRIT PHROMSAKLA NA SAKOLNAKORN,GETTY IMAGES
 
  电话言简意赅,没有时间做长时间的汇报。谭琅洞正在迅速涨水,随着雨季即将来临,12名11-17岁的男孩和其教练将会被淹死在洞穴中。这些洞穴潜水员放下一切,飞往泰国北部的清莱省提供帮助,他们加入了一个由泰国技术潜水员、泰国军方和美国、澳大利亚、中国救援潜水员组成的国际团队,此外还有强大的泰国海军海豹突击队在全球媒体的聚光灯下负责搜索工作。
 
  “全世界可能有几百个洞穴潜水员,但只有极少数人能达到他们的水平,”来自阿德莱德的麻醉师、国家地理特许撰稿人Richard Harris说道,他在救援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如果遇到困难,英国救援队的那些家伙是你应该第一批打电话求救的人。”
 
国家地理2019年度探险家:拯救泰国少年足球队的国际救援队
国际救援行动
泰国救援人员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抵达谭琅洞入口处,协调救援行动,其中包括洞穴潜水员、医务人员、工程师、攀岩者等。
摄影:LILLIAN SUWANRUMPHA,GETTY IMAGES

 
国家地理2019年度探险家:拯救泰国少年足球队的国际救援队
涨水和落水
泰国救援队成员正在勘察巨大的谭琅洞中的一个洞穴。强降雨让洞穴里灌满了水,研究小组打造了一个精心设计的系统以尽可能多地抽水。
摄影:ROYAL THAI NAVY/AP IMAGES
 
  然而,谭琅洞的情况十分严峻。泰国海军海豹突击队和一群在泰国沿海岛屿上经营潜水商店的欧洲技术潜水员,挣扎着穿过一个大洞穴。这个洞穴是游客常规路线的终点,位于谭琅洞内0.8公里处。其中一个男孩在失踪前提到了一个名叫芭堤雅海滩的受欢迎洞穴,但那个洞还得再深入0.8公里,而潜水员则受到从那个方向涌来的泥水的冲击。比利时籍潜水员Ben Reymenants来自普吉岛,是一位早期加入的志愿者,他对一位记者说“感觉就像掉入科罗拉多河河底,然后双手交替地向上划水。”
 
  由于洞穴潜水极其危险,洞穴潜水救援人员往往成为洞穴探险者的送葬者,他们更习惯于搜寻到遗体(有时是他们的朋友),而不是拯救活着的人。英国潜水员、信息技术顾问John Volanthan认为,谭琅洞也不例外。退役消防队员Richard Stanton是John Volanthan的潜水搭档,于孩子们失踪后的下周三抵达救援现场。二人慢慢地、稳步地逆流前进,沿着前进路线固定好沉重的攀岩绳以便其他人能沿着绳索前行。在接下来的四天里,国际潜水员和海豹突击队员们在漆黑的洞穴里工作了12-14个小时,他们一次向前移动一米,然后在每一个洞穴里浮出水面,搜寻是否有孩子们的踪迹。
 
国家地理2019年度探险家:拯救泰国少年足球队的国际救援队
泰国空军的一名成员从直升机上降落,进入森林中的一片空地,寻找通往谭琅洞的可能入口。
摄影:LILLIAN SUWANRUMPHA,GETTY IMAGES
 
  十天后,救援人员依旧没有找到孩子们。一些救援人员估计他们的生还几率最多只有10%。那一天,Volanthan和Stanton决定尽量节约使用空气补给,以便能行进到谭琅洞的更深处。他们到了芭堤雅海滩,结果并未看到孩子们。接着,他们继续前进,每当浮出水面时就关闭空气供给以延迟使用时间。最终,在距离入口处2.4公里的第9个山洞里,他们浮出水面,摘下了面具,结果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恶臭。
 
  “我们原以为是腐烂的尸体,” Volanthan说道,直到闪烁的手电筒照亮了孩子们憔悴但依旧带笑的面孔。一个头盔摄像头拍摄了一段展示当时情况的视频,并迅速在全球疯传。你能听到Stanton在幕后数数的声音,Volanthan平静的说:“你们共有多少人? 13人吗?太棒了!”
 
国家地理2019年度探险家:拯救泰国少年足球队的国际救援队
英国洞穴潜水员John Volanthen从谭琅洞中走出。Volanthan和Richard Stanton都是来自英国的优秀洞穴潜水员,他们在洞穴深处2.4公里的地方发现了依旧存活的少年们。
摄影:LINH PHAM,GETTY IMAGES
 
  第二天,包括一名医生在内的七名泰国海豹突击队员艰难地将食物和医疗用品送到孩子们身边,并尝试鼓舞孩子们为接下来的救援行动做好准备。医生和三名海豹队员在前往的途中耗尽了空气,因此不得不和孩子们一起坚持到最后。不过,接下来的才是真正的困境。孩子们必须穿越至少0.5公里的水道,这段水道完全被水淹没,一直到洞穴顶部。其中一个计划是给孩子们运送可以维持六个月的食物,直到洪水消退。不过,潜水员测量了洞穴中的氧气含量后,发现氧气含量已经从大气中正常的21%下降到15%,于是这个方案被排除。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活不过一个月。另一个计划是在谭琅洞里钻一条通道,类似2010年拯救智利矿工的那条通道。不过,救援人员认为这个方案太复杂、太危险。志愿攀岩者组成的救援团队,甚至包括利邦岛上知名的鸟巢收集者,都曾在山上仔细搜索过是否存在沉洞,以便为孩子们找一条替代的逃生路线。但最终他们什么也没找到。
 
国家地理2019年度探险家:拯救泰国少年足球队的国际救援队
黑暗中的灯光
泰国救援人员在洞口建立了一个24小时运转的大型指挥中心,协调水泵系统,为潜水员准备氧气罐,为救援人员提供食物,同时管理传递给少年家人和媒体的信息。
摄影:LILLIAN SUWANRUMPHA,GETTY IMAGES
 
国家地理2019年度探险家:拯救泰国少年足球队的国际救援队
右:水下行动
在少年们被发现之前的10天里,泰国皇家海军海豹突击队和来自数个国家的志愿潜水员每天工作12-14个小时,潜入每个洞穴里寻找少年们。
摄影:XINHUA,ALAMY
 
  剩下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孩子们和教练以潜水的方式逃出谭琅洞。但他们都没有潜水经验。即便是成功从洞穴中成功返回的泰国海豹突击队员,也觉得要把他们救出来是不可能的,因为洞穴里有太多迂回曲折,此外还有垂直通道和障碍物。有些污水坑深达15米,最窄的夹点不足0.6米宽。泰国前海豹突击队员、经验丰富的潜水员Saman Gunan在将气罐送入洞穴的过程中死亡,这一悲剧更突显了救援的困难程度。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这件事充分体现了营救半饥饿的孩子们所面临的巨大风险。最终,英国团队决定只有一个选择:给孩子们注射镇定剂,使其处于无意识状态。然后给他们戴上完全密封的面具,用束线带捆住他们的手臂。如此一来,如果他们在途中醒来并陷入恐慌,也无法自杀或杀死救援人员。潜水员为男孩们制作了有把手的特殊吊带,这样就可以像背着人类行李袋一样游出去。
 
  “我们面临着一个不可能的决定,”Volanthan说道。“让他们待在原地,他们都会死。如果我们把他们带出来,他们有可能活下来。这真是进退维谷。最终,救援人员决定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Harris是世界上已知仅有的两名洞穴潜水麻醉师之一,因出色的洞穴潜水技术和医疗技而受到救援团队的召唤。起初他完全反对这个计划。“我认为这根本行不通,”Harris说道。“我原以为头两个孩子会被淹死,那么我们就必须采取其它措施了。我认为他们的存活几率为零。”
 
  然而,这种方法确实起了效果。救援人员有条不紊地给每个男孩都穿上潜水衣,让他们服用了一粒阿普唑仑片,然后给他们注射氯胺酮。氯胺酮是一种强效镇静剂,还有扰乱记忆的额外作用。在离开洞穴的途中,潜水员不得不给不少孩子又注射了一两次镇静剂。全球各地的许多人得知这些细节时都惊呆了,不过孩子们却意外地表示接受。谁能责怪他们呢?这就好像他们掉进了一口充满人类原始恐惧的井里:黑暗、窒息、溺水、体温过低、饥饿、被活埋……他们又冷又饿,期待再次见到家人。孩子们非常勇敢,整个过程都没有流泪。
 
国家地理2019年度探险家:拯救泰国少年足球队的国际救援队
7月2日,在被困洞穴10天后,救援人员发现12个少年和其教练还活着。失踪人员的家属们如释重负,在一起相互分享照片。
摄影:LINH PHAM, GETTY IMAGES
 
  当时孩子们身处谭琅洞的第九个洞穴。只有经验丰富的洞穴探险者(都是来自英国的志愿者),才会在欧洲团队的帮助下,将孩子们从9号洞穴运送到3号洞穴。在3号洞穴,美国军方的团队对这些男孩做了医疗检查,然后把孩子们交给来自6个国家的近100名救援人员,他们把孩子们慢慢放到一个救援雪橇上。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地从洞穴里出来,很快就被送往清莱的一家医院,医生们检查发现他们身体状况良好。没有人记得那次可怕的旅程。
 
  为期三天的救援并非一帆风顺。John Volantan把三个孩子救了出来,最后一个孩子被电话线缠住了,电线是在洞穴被淹没之前铺设的。在继续前行之前,John Volantan不得不把失去意识的男孩松开。丹麦籍潜水员Ivan Karadzcic是其中一位提供支持的潜水员,当他借来的洞穴头盔开始卡住他,而他无法解开安全带时,他在混乱中丢掉了导航绳。幸运的是,他在一片漆黑中找到了导航绳,最终得以继续前进。英国潜水员Chris Jewell就没那么幸运了。当他把背着的孩子从一只手移到另一只手的时候,丢掉了导航绳,再也找不到了。最后,他在水底摸到了一根电缆,顺着它回到了出发地点。Harris跟着他走了出来,看见他满脸鲜血的站在那儿。于是,Harris带着孩子走完了剩下的路。
 
  救援行动结束后,媒体的卡车也开走了,许多潜水员获得了本国英勇勋章的奖励。不过,他们很快就否认了任何英雄行为,而是对孩子们和最终拯救孩子们的整个志愿者团队提出了赞扬。Karadich曾是丹麦的一名保险销售员,后来前往龟岛做了技术潜水教练,他表示曾听说这座山上聚集了7000多名志愿者。有些人每天做两万份饭,免费提供给救援队。还有一些人打开水泵抽水,或改变洞穴顶部水流的方向,以阻止水流进入洞穴,为营救孩子们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工程师、水文学家和钻井队则在忙着钻孔抽取地下水,结果淹没了数百个贫穷的泰国稻农的稻田。他们虽然损失了庄稼,却没有要求赔偿。出租车司机免费接送志愿者往返机场。其他人则为救援队洗衣服。这是一项真正的国际和地区的团队协作。
 
国家地理2019年度探险家:拯救泰国少年足球队的国际救援队
Adul Sam-on(中间)和其他11名男孩以及野猪足球队的教练一起参加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当救援人员发现他们时,Adul Sam-on 用英语与英国潜水员进行了交流。获救后的第二周,这12名年龄在11岁到16岁之间的少年和25岁的教练都从清莱Prachanukroh医院出院。
摄影:LINH PHAM,GETTY IMAGES
 
  “我收到了来自全球各地的成千上万条信息,感谢我们不仅拯救了儿童,而且团结了全世界,为人类树立了好榜样,” Karadzic 说道。“即使你以前从未进入过洞穴,这也是世界上的每个人都能感同身受的事情。谁小时候没被黑暗吓得要死过?”
 
  对大多数人来说,仅仅阅读有关洞穴潜水的书籍就会让人呼吸困难。为什么有人会为了消遣而选择洞穴潜水仍然有点令人困惑。
 
  “这是一项非常理智的运动,” Richard Harris博士说道。“洞穴潜水不会让人肾上腺素激增。而是很接近冥想的精神状态。最重要的是在水中保持放松,平静和流畅。很多洞穴潜水者都很内向,通常很安静。但到了救援行动的最紧要关头,你找不到比他们更专业、更务实、更勇敢的人。”
 
  Harrison的救援同伴Chris Challen获得了澳大利亚公民勇气奖的最高奖项之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或许说出了所有洞穴潜水员的心声:“我们只是一群有着不同寻常爱好的普通人。”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渔人码头娱乐城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