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玛雅洞穴中发现大量文物,有望揭示玛雅帝国兴衰的历史

2019.03.13
撰文:GENA STEFFENS

  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奇琴伊察古城的地下寻找一口神圣的水井的过程中,一群考古学家在一系列洞穴中家意外发现了150件文物(至少1000年无人触碰了),这些文物有可能为古玛雅的兴衰历史提供重要线索。近日,墨西哥国家人类学与历史研究所在墨西哥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这一名为巴兰库洞穴系统的发现。
 
  1966年,一些农民首次发现巴兰库洞穴后,考古学家Victor Segovia Pinto对其进行了探索,同时还撰写了一份报告,指出其中存在大量考古文物。不过,Segovia并未发掘现场,而是指挥农民们封闭洞穴入口,于是所有有关这个洞穴的记录似乎都消失了。
 
  巴兰库洞穴被封闭了50多年。2018年,国家地理探险家Guillermo de Anda和其大玛雅含水层项目的调查团队在奇琴伊察古城地下寻找地下水位时,才再次将其打开。这个洞穴的部分探索经费由国家地理学会提供。
 
  De Anda回忆说,当时自己趴在地上沿着狭窄的通道爬行了数个小时,突然间头灯照亮了一些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东西:奇琴伊察古城的居民留下的大量祭品,这些祭品都无人触碰,保存完好,以至于香炉、花瓶、彩色盘子和其它物品周围都形成了石笋。 “我激动的说不出话,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之前分析过在奇琴伊察的圣井中发现的人类遗骸,但根本无法与我第一次独自进入这个洞穴时所看到的景象相比,”墨西哥国家人类学与历史研究所的研究员、大玛雅含水层项目的主管de Anda说道,大玛雅含水层项目旨在探索、认识和保护墨西哥尤卡坦半岛的含水层。
 
  “你几乎能感受到把这些东西放在这里的玛雅人的存在,”他补充道。
 
极其宝贵的第二次机会
 
  迄今为止,考古学者在巴兰库洞穴中共发现七个仪式厅,要想进入其中的第一个,就必须沿着狭窄的通道匍匐前进几十米。在关于这个洞穴(最近由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考古学家、大玛雅含水层项目的调查员James Brady发现)的原始报告中,Segovia鉴定出155件文物,其中一些雕刻着雨神特拉洛克的面孔,另一些带有神圣的木棉树的标记,而木棉树是玛雅宇宙的重要象征。相比之下,附近的巴兰坎切洞穴则只含有70件类似文物。巴兰坎切洞穴是考古学家1959年发掘的一个玛雅洞穴。
 
  “巴兰库洞穴看起来像是巴兰坎切洞穴的‘母亲’,”de Anda说道。“我并不是说数量比其所含的信息更重要,但当你看到一个洞穴里有大量祭品,而且也更难获取时,那么这肯定暗示了一些信息。”
 
  Segovia为何会决定封存如此惊人的发现依旧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问题。不过,此举无意间为研究人员提供了一个极其宝贵的“第二次机会”来回答一些最令人费解的问题,比如不同中美洲文明之间的交流水平和相互影响程度,奇琴伊察古城衰落之前玛雅世界发生了什么,玛雅文化专家至今未对这些问题形成定论。
 
地狱入口
 
  “对古玛雅人来说,洞穴和天然井是通往阴间的入口,” 加州大学默塞德分校的玛雅洞穴考古和宗教用途专家Holley Moyes说道,她没有参与新研究。“洞穴和天然井代表着玛雅人最神圣的空间,同时还影响了场地规划和社会组织。洞穴和天然井对玛雅人来说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东西。”
 
  不过,在洞穴考古学概念于20世纪80年代开始成形之前,相比分析在文物内部和周围发现的残留物和材料,考古学家们对纪念性建筑和完整的手工艺品更感兴趣。1959年,当考古学家发掘巴兰坎切洞穴的时候,洞穴地图仍然是在黑暗中依靠手工绘制的,文物通常会被从发现地移走、清理,然后再放回原处。比如说,在巴兰坎切洞穴中发现的所有装有物品的香炉中,研究者只对其中一个进行了分析,而香炉中的物品或许能提供与洞穴年代有关的证据。
 
  大玛雅含水层项目的研究人员将巴兰库洞穴的重新发现视为实施一种洞穴考古新模式的好机会,也就是借助尖端科技和专业手段的新模式,比如三维标测和古植物学。这些新手段可让我们更详细地了解玛雅洞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因未知原因在13世纪衰落的奇琴伊察古城的历史。
 
  “巴兰库洞穴不仅能告诉我们奇琴伊察崩溃的时刻,” de Anda说道。“还可能告诉我们奇琴伊察诞生的时刻。现在,我们发现了一个含有大量信息的封闭环境,这些信息包括可用的有机物,我们可用来了解奇琴伊察的发展进程。”
 
  考古学家将会对该遗址开展进一步研究,有望揭示可能导致玛雅文明崩溃的灾难性干旱的细节。尽管该地区一直以来都容易受到气候变异周期的影响,但一些研究人员认为,玛雅低地的过度砍伐可能加剧了这一问题,导致整个地区无法居住。玛雅低地的人口曾多达1000万——1500万。
 
  国家地理考古学家Fredrik Hiebert称,了解这些过去的周期对现代生活也有好处。“通过研究这些洞穴和天然井,我们可以学到如何在保持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最大程度的利用今天的环境。”
 
  从这层意义上说,de Anda认为考古学有潜力成为一门更“有用”的科学。
 
  “考古学一直被认为是一个美丽而有趣的科学领域,但却没有太多的实际用途,”他说道。“我认为,在这里,我们将能够展示考古学相反的一面,因为当我们开始理解这些不可思议的背景的时候,我们就能理解人类的历史足迹,以及在人类历史上最具戏剧性的时刻之一期间地球上发生的事情。”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渔人码头娱乐城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