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城市或将缓解全球的住房危机

撰文:ANDREW REVKIN
 
漂浮城市或将缓解全球的住房危机pic
建筑设计公司Oceanix为新的漂浮城市提出了模块化设计理念。
绘图:OCEANIX/BIG-BJARKE INGELS GROUP
 
  联合国——本周,联合国总部的走廊和会议室里充满了各种会议的声音,会议主题包括“低生育率的政策选择”、《太平洋青年状况报告》的发布、“体育促进发展与和平国际日”。
 
  不过,当地时间本周三,8号会议室里进行着一项截然不同的活动:中央讲台上放着一个泛着蓝色和米黄色光芒的模型,充分说明了门上的主题——可持续漂浮城市。
 
  在8号会议室里,数十名专家、投资者、科学家和官员(以及内罗毕的一群通过远程视频参与会议的学生)探索了一个创建居住、商业、教育和娱乐离岸中心的新方法,旨在缓解沿海城市面临的巨大压力:不断增加的人口、海平面上升和热带风暴、资源限制和濒危的生态系统。
 
  几十年来,人类一直抱着从陆地转移到海洋生活的梦想:上世纪60年代,美国发明家R. Buckminster Fuller曾构想了一个在东京湾漂浮的金字塔型城市;在1995年的反乌托邦电影《未来水世界》中,地球被水淹没后,一些幸存者建造了漂浮的“环礁城”。
 
  漂浮城市的开发商是一家名为Oceanix的公司,该公司强调现在到了必须考虑这种方案的时候,其合作伙伴包括丹麦建筑师Bjarke Ingels。
 
  Oceanix的设想是在沿海城市化达到极限的地方,最终将建成一批卫星“城市”。这些“城市”将由批量生产的、可抵御风暴的六角形漂浮模块组成,人类可将漂浮模块拖到适当的位置,固定并连接成更大的阵列,模块上方设置可持续性房屋、工作场所、娱乐和宗教设施以及其他设施。渡轮和无人机将成为连接海岸的纽带。这些漂浮社区将尽可能地利用当地的太阳能和其他可再生能源、循环水和雨水以及当地的粮食,以此维持运营。
 
  乍听起来,漂浮城市的概念有种奇幻的感觉。
 
  不过,如今的现实是全球各地的沿海城市最终都将面临空间不足的危机,而且这种情况正在迅速恶化。
 
漂浮城市或将缓解全球的住房危机pic
在尼日利亚拉各斯的马可可地区,几十万人生活在系在一起的船只和木筏组成的迷宫中。
摄影:STEFAN HEUNIS,AFP/GETTY IMAGES

  在全球变暖的影响下,极地冰盖的侵蚀和海水受热膨胀正不断抬高海平面,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的几个世纪里,人类需要考虑的是沿海海水入侵的速度和风暴潮会造成多大的损失。随着全球城市化不断加快和人口激增,沿海地区面临的风险正在以更快的速度增加。
 
  因此,排斥这类解决方案才会是一种奇幻思维,支持者称。
 
海洋家园的新视角
 
  该项目是企业家Marc Collins的创意,Marc Collins出生于夏威夷,拥有塔希提和中国的家庭背景。在过去的10多年时间里,他一直在为漂浮城市寻求一系列解决方案,其中一些方案还得到了试图避税和躲避政府管制的“海洋家园运动”主义者的支持。
 
  在采访中,Marc Collins表示自己意识到,漂浮社区只有在政府的支持下才能真正取得成功,而且在一个国家的沿海水域内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这需要政府的帮助,”他在一次采访中表示。
 
  这一提议的目标是寻找一个中间地带,以亚洲为中心吸引投资者。在亚洲,城市人口非常密集,房地产价格高得离谱,而且政府拥有相当大的权力来统筹离岸或陆上开发。不过,Collins说,最重要的是让这样的项目惠及到每一位城市居民,而不仅仅是富人。“这不能变成一群富人看着穷人在海滩上溺水,”他在一次采访中说道。
 
  此次会议由联合国人居署主办,该机构于1978年成立,旨在促进社会和环境方面可永续性人居发展,目前联合国人居署主要聚焦于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11,在2030年前实现让城市安全、包容、有弹性和可持续性等发展目标方面取得进展。
 
  联合国人居署不是一个与尖端技术或设计相关的机构。不过,联合国人居署副执行理事、当天会议的组织者Victor Kisob表示,考虑到城市面临的日益增加的压力,尤其是人类在应对人为导致的全球变暖方面进展缓慢的情况下,我们不能再忽视非常规的解决方案。
 
漂浮城市或将缓解全球的住房危机pic
漂浮村庄空邦龙位于柬埔寨的洞里萨湖,共有近1000户家庭在此生活。
摄影:MARIANO FUENTES,REDUX

  这样一个超凡创意是如何成为关注焦点的?
 
  “当我们考虑到出现超级风暴桑迪或者我们正在处理的人道主义危机,比如莫桑比克的人道主义危机,可能的解决方案就包括建造漂浮城市,”他说。“听着Marc的介绍,看着他的设计方案,虽然看起来充满未来主义风格,但实际上很实用。你必须考虑如果不采取这样的措施,这些地方会出现什么状况。”
 
  在当天的会议过程中,这样一个项目的优点在理论上变得很明显。在离岸1.6-3.2公里的陆地上,根本无需担忧海平面上升和风暴潮的威胁。即使是海啸也不会带来像对海岸造成的那种程度的危害,因为地震引发的海浪只会在浅水区上升到很高的高度,进而造成毁灭性灾害。
 
  在大多数国家,近海水域可以每亩数美元的价格租用,而在香港或拉各斯等城市,房地产价格则高的离谱。
 
潜在的挑战
 
  不过,这次讨论也确定了一系列广泛的问题。
 
  有些是技术性的。比如,一系列连在一起的平台能抵御台风吗?
 
  麻省理工学院海洋工程中心的主任Nicholas Makris和几位同事也参加了会议。他问有多少与会者曾在飓风级别的大风天气里出海。只有他举起了手。
 
  Makris介绍了世界各地为应对这种天气状况而设计的大量建筑,不过他指出,这些建筑都是全球石油和天然气基础设施的组成部分,规模庞大,而且造价昂贵。
 
  在一次采访中,他称Oceanix的理念很有价值,不过应局限于遮蔽水域。
 
  当然,规模或许是最大的挑战。如今,世界上有许多漂浮的建筑物。长期以来,地势低洼的荷兰在这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荷兰在鹿特丹创建了一个漂浮奶牛场原型,还在一座漂浮建筑中建立了一个新的全球适应气候变化中心。不过,漂浮奶牛场只能容纳40头奶牛。
 
  不过,Collins指出,Oceanix公司主要聚焦于基本漂浮部件的最终大规模生产上,这些部件可被拖到世界任何地方,通过生产效率来实现相同的经济效益,从而大幅降低从家具到太阳能电池等一切产品的成本。
 
  尽管建造这样的社区可能非常昂贵,但与陆地上的房屋成本相比,Oceanix的“漂浮城市”将会是物美价廉,他说。在全球发展最快的城市,住房短缺和成本高昂给穷人带来了极大的负担,因此“漂浮城市”将会发挥出巨大的社会价值。
 
  哥伦比亚大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Joseph Stiglitz在会上表达了自己对“漂浮城市”的支持,他主要研究通过政策途径减少不平等现象。“这当然值得一试,”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要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唯一的方法就是亲自去做这些事情。”
 
  他说,搬迁到海洋生活的好处是可以从零开始,采用整体方法来塑造服务,控制成本和减少风险——包括环境和金融方面的成本与风险。
 
  漂浮岛屿生活将会是什么样子?
 
  此次会议还确定了将会出现的政治和社会挑战。
 
  如何选择这些社区的居民?在远程视频中,来自内罗毕的学生更关注的不是技术,而是这些项目将如何缩小世界贫富差距。
 
  坐在中央圆桌周围座位上的一位观察者想知道,年轻人在这样的人工岛上是否会感到与世隔绝,哪怕是人工岛可通过交通工具与海岸相连。从波利尼西亚到北非,全球各地的城市对年轻人都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不仅是工作机会的因素,还有艺术、文化、创造力和人脉等原因。
 
  漂浮城市生活是否会被视为一个陷阱?
 
  不过,另一个年轻人,麻省理工学院的工程学学生Max Kessler说,他很想从事这类项目。
 
  “我在太平洋西北海域的一个海岛上长大,”他说。“如果我们创造出一些东西,能够培育出我们在海岛上拥有的那种紧密文化和可持续发展的心态,那么这就是可行的。”
 
  另一名与会嘉宾指出,漂浮社区设计对老年人来说是理想的选择。在未来几十年里,老年人在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将会上升,而漂浮城市将会为退休人士提供一个重要的选择。
 
  城市化和发展都需要权衡利弊。如果像漂浮城市这样的方案无法推行,那么就只会导致更多的疏浚吹填工程。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人类主要通过疏浚吹填工程来扩展城市空间,而统计数据表明这已经导致全球海平面上升了大约0.3米。
 
  联合国的数据显示,自1965年新加坡独立至今,通过开采和进口沙子填海,这个岛国的面积扩大了近四分之一。不过,全球采砂产业和填海活动对环境的破坏限制了这种方案的继续进行。
 
  因此,本月晚些时候,新加坡将举办一场更明确的商业活动来促进离岸开发——世界漂浮解决方案会议,也就不足为怪了。
 
  在会议结束之前,漂浮城市的理念得到了副秘书长Amina J. Mohammed的强烈支持。在担任尼日利亚的环境部长期间,她处理了大量来自沿海的挑战,尤其是来自另一种漂浮城市的挑战——拉各斯规模庞大的马卡卡近海贫民窟。在这个贫民窟里,几十万人生活在一个由系在一起的船只和木筏组成的迷宫里。
 
  她说,这可能会耗时多年,不过这种漂浮社区模式或许能在这方面有所帮助。“我们确实有机会在马可可这样的地方做出一些改变,”她说道。“我们可以向我们的大学、年轻人和外部的合作伙伴学习,把马可可变成一个杰出的榜样,让数百万人能够在沿海地区生活,如果没有必要,就不必搬到陆地上。”
 
  她说,随着全世界不断致力于在环境和技术加速变革的背景下实现可持续发展,“前沿”理念和创新就变得至关重要。(今年5月,另一个联合国分支机构将在日内瓦举行会议,讨论科学和技术在加速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的作用。)
 
  “我们需要认真的改变实现城市和环境可持续性发展的方法,以迎接今天和明天的挑战,” Mohammed说,同时指出城市是新观念的主要试验场地,还强调了气候脆弱性的紧迫性。“漂浮城市可成为我们新工具库的一部分。”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渔人码头娱乐城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