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记录:贝鲁特饱受战争摧残的历史遗迹重新焕发生机

2019.01.28
撰文:Abby Sewell
 
影像记录:贝鲁特饱受战争摧残的历史遗迹重新焕发生机
上世纪90年代,一座废弃的电影院成了地下狂欢派对和艺术展览的举办地点。
摄影:Ann Hermes,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Getty Images
 
  去年秋天,在贝鲁特城市上方的群山之中,一家奥斯曼帝国时代的酒店在废弃几十年之后再次恢复生机。
 
  Grand Hotel Casino Ain Sofar曾是广受贝鲁特地区的明星们欢迎的度假胜地,也是举办婚礼和奢华派对的地点,但在1975-1990年的黎巴嫩内战期间,这里被抢劫者和叙利亚军队洗劫一空。最终,Grand Hotel Casino Ain Sofar变成了空无一人的废弃建筑。
 
  去年秋天,数百个黎巴嫩人和外宾再次来到这座经过翻修却依旧残留着过去痕迹的酒店,不过这次是为了参加持续数周的活动,其中包括一次艺术展览、讲故事之夜和现场音乐活动。这家酒店再次成为举办婚礼和聚会的地点。
 
  这是黎巴嫩重建受威胁的地标建筑的少量案例之一,其中许多地标在战争中遭到破坏,人们将它们当作集体空间重新改造。
 
  在战后大规模私有化的重建过程中,开发商和政治人士都想象着贝鲁特会转变成一个类似迪拜的现代化都市。贝鲁特许多具有历史意义的法国领地和奥斯曼帝国时代的建筑都被夷为平地,取而代之的是高楼大厦。
 
  不过,随着重建速度的加快,贝鲁特大部分街区的在建大楼上空都盘旋着起重机,与此同时保护现存遗址地的行动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支持。
 
  “这是一个关于身份的问题,”拯救贝鲁特遗产组织的成员之一Joana Hammour说道,该组织成立于2010年,致力于保护受威胁的遗址,并通过立法保护更多的遗产地。Hammour称,在这个拥有18个宗教派别和复杂的宗教组织的国家里,“我们需要那些集体记忆的空间、聚集地点、社区空间来共处。”
 
  Beit Beirut就是创造这样的空间的一次尝试。这座雄伟的黄色建筑位于黎巴嫩内战期间东西贝鲁特的分界线上,其外墙上还残留着许多弹孔。Beit Beirut之前是一座名为巴拉卡特大楼的家庭建筑,在内战期间被狙击手当作据点。
 
影像记录:贝鲁特饱受战争摧残的历史遗迹重新焕发生机
Beit Beirut被翻修一新,去年作为展览空间重新开放。 
摄影:Bryan Denton,The New York Times/Redux
 
  在当地建筑师Mona Hallak的大力倡导下,这座建筑未被拆除。目前,Beit Beirut由贝鲁特市政府管理,已经被翻修一新,去年作为展览空间重新对外开放,只是没有达到Hallak和其他保护人士所畅想的集体记忆博物馆的标准。由于没有全职员工,这座建筑只在展览和特殊活动期间对外开放,其中有些活动与贝鲁特的历史没有关系。
 
  其它曾经空无一人的遗迹近年来也得到修复,并用于一系列用途:美术馆、文化中心、餐厅和私人住宅。不过,还有许多建筑依旧处于被遗弃或受威胁状态。
 
  Sarah Kouzi是致力于阻止搬迁Lycee Abdel Kader法语学校的一群父母之一,这座具有110年历史的学校位于贝鲁特西区,其葱葱郁郁的校园是该地区仅存的绿色空间之一。
 
  Kouzi称,这所学校在内战期间依旧在运营,招收其它更靠近“绿线”的学校转移而来的学生,“绿线”指的是东西贝鲁特的非官方分界线。不过,现在许多家长担心随着市政府计划搬迁学校和出售这片土地,Lycee Abdel Kader学校将会面临被拆除的命运。
 
  “这不仅是建筑本身的问题,还关系到文化遗产,”Kouzi解释道。“长期以来,这所学校一直是附近社区的一部分,也是集体记忆的一部分。这就像是贝鲁特的另一个集体记忆正在被摧毁。”
 
  在一项试图拯救该遗址的运动获得一些知名人士的支持后,黎巴嫩的文化部长本月初颁布了一项法令,宣布Lycee Abdel Kader学校建筑为遗产地。此举意味着该学校建应该得到保护,但并不一定会阻止学校搬迁。
 
  有些遗址因为土地纠纷和所有权变迁或惰性而免于拆除,但它们的未来仍充满不确定性。                                                                                                                                                                     
  其中之一是一座被废弃的电影院,该电影院位于贝鲁特市中心,因其独特的形状而被称为“鸡蛋”,这座电影院也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上世纪90年代,该电影院成了地下狂欢派对和艺术展览的举办地点。每一个关于重建该遗址的传闻都遭到了公众的强烈反对。目前,这座电影院还保留着,但除了最近举办的一次展览,基本上还处于废弃状态。
                                                                                                             
  另一个偶然保存下来的建筑可以说是内战遗产最具标志性的代表:贝鲁特郊区的假日酒店。多年来,这里一直是最血腥的战场,先后被一个又一个武装团体占领。这座26层的大楼布满弹孔,目前被黎巴嫩军队占据。
 
  在过去的十年里,英国画家Tom Young一直在黎巴嫩生活,他主要擅长描绘建筑及其有关的记忆的作品。他的绘画作品对Grand Sofar酒店的重新开放起到了重要作用。Young目前正在创作一系列有关假日酒店的作品。
 
影像记录:贝鲁特饱受战争摧残的历史遗迹重新焕发生机
在Sofar举办的一次展览期间,英国艺术家Tom Young站在自己的一幅绘画旁边,这幅画描绘的是阿拉伯联盟1947年的一次会议。
摄影:ANWAR AMRO,AFP/Getty Images
 
  Young表示,尽管他获得了进入这栋大口的许可,但到目前为止,等他的项目完成之后,他还无法就自己预想的在这里举办的那种大型公共活动的授权进行谈判。Young希望这种活动能引起国际关注,并帮助黎巴嫩尚未完成的恢复进程。
 
  “这将向世界其他地区证明,或许黎巴嫩真的在努力面对其难堪的过去,就像柏林设法接受它不堪回首的历史一样……而且黎巴嫩正有意识的这么做,而不是无意的,因为物业经理无法决定如何处理这栋大楼,这将是一种有意识的治愈行为,”他说道。
 
  Hammour表示,除了保存记忆的无形价值,保护历史还能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促进旅游业的发展,带来经济效益。她认为政府应该鼓励历史性建筑的所有者翻新其财产,而不是将其拆除。
 
  “你可以通过保护历史遗产获得成功,”她说道。“比如说,当你建造一栋楼的时候,你可能赚不到几百万,而这几百万是非常短期的。但如果你采取这种保护行动,你会产生更大的长期影响。通过为你的社区做贡献,你就能从社区得到回报。”
 
(译者:流浪狗)
本文内容为国家渔人码头娱乐城原创或者授权编译,未经正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
喜欢
  • 微博评论
  • 网站评论
发表您的评论